滨江集团不差钱融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zxz.net/,沃安

就在三季报刚刚披露之后,滨江集团(002244.SZ)6亿元的公司债在募集书仅仅公布5天之后,就顺利发行完毕。

虽然前三季度收入下降明显,可凭借着毛利率的回升,滨江集团还是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增长。在净利润经历多年徘徊后,公司今年全年的业绩达到上市以来最优已经没有悬念了。

但是这能否持续不得而知。负债率本就不高的滨江集团已找不出融资的理由,公司最近两年拿地多以参股为主,且账面现金充裕。为此,公司还四处投资非地产业务,甚至购买理财产品赚取利息回报。在浙江省内顺风顺水,可走出浙江的滨江集团一直羁绊不断。

赶在10月行将结束之前,滨江集团公布了公司前三季度报告。2017年1-9月,公司实现营收64.93亿元,同比下降53.4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2亿元,同比上涨8.43%。

对于收入下降,沃安滨江集团给出的解释是“本期交付楼盘减少所致”。但由于成本降幅更加明显,毛利率的提升使得公司净利润并未跳水。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的毛利率为42.72%,上一年同期的毛利率只有27.43%。

不过,毛利率的提升只是降低了公司业绩下滑的幅度,真正让滨江集团业绩正增长的是公司投资收益的大幅增长。2017年1-9月,公司实现投资收益4.0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010万元增长9倍有余。

导致滨江集团投资收益大幅增加的原因,是公司出让子公司的结果。2017年2月,公司以3.06亿元的价格,将杭州滨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杭州滨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由此确认了2.58亿元的投资收益。

在扣除了上述非经常损益后,滨江集团的归母净利润为7.79亿元,同比下降19.33%。滨江集团预计2017年的净利润在15.39亿元至19.58亿元之间,可如果没有这逾4亿元的投资收益,公司的净利润显然难以达到这样的水平。

对于滨江集团来说,公司最近两年放缓拿地速度,负债率保持在低位,公司没有强烈的资金需求,可滨江集团并未放松融资的要求。

就在三季报披露前3天的10月27日,滨江集团发布公司债募集说明书,公司计划基础发行5亿元,可超额配售不超过4亿元的公司债,扣除发行费用后计划全部用于偿还借款。

5天之后即11月2日,滨江集团宣布以5.8%的利率发行6亿元的公司债。发债偿还借款,要么是公司缺钱无法偿还到期债务,要么是以低利率债务置换高利率债务,而滨江集团属于那种情况呢?

首先,滨江集团并不差钱。剔除预收账款的影响后,滨江集团近些年的负债率不但未走高而且不断下降。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公司的负债率为45.73%,已经是近年来的低位。2014年-2016年,公司的负债率分别为62.83%、55.6%和46.99%,显然滨江集团的负债率在一步步下降至历史低位。

截至三季度末,滨江集团账面上有87.62亿元的货币资金。没有任何短期借款,且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合计也只有68.47亿元,即公司的账面现金覆盖了公司有息债务。

账面既然不差钱,那么是否是因为公司贷款到期,急需偿还呢?根据滨江集团公司债募集说明书,本次计划偿还的债务主要是银行借款。其中,中国银行贷款余额4.08亿元,于2023年3月到期;建设银行贷款余额1.1亿元,2023年12月到期;建设银行贷款余额1.9亿元,2024年5月到期;农业银行贷款余额3亿元,2032年8月到期。

可见,即使最早到期的中国银行的贷款,也要在近6年之后了,最晚的甚至要15年以后才需要还款,且上述4家银行的贷款合计只有10亿元,并非金额庞大利息支付沉重。

公司不差钱,银行贷款也并非到期需要偿还,那么,用低利率债务置换高利率债务也是一个理性的选择。滨江集团发债偿还的贷款都在5年以上,根据央行的相关规定,1年以内的贷款利率为4.35%,5年以上的贷款利率为4.9%。

滨江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公司共有长期银行贷款31.19亿元,融资成本区间为平均基准利率上浮5%。滨江集团本次公司债的利率为5.8%,通过本次债务置换,滨江集团实际上并未减轻公司的利息负担,或许还有所增加。

事实上,这并不是滨江集团首次融资。2016年公司定增融资27.21亿元,发行公司债21亿元;2017年2月公司完成21亿元的中欺票据发行。在2016年发行21亿元公司债时,滨江集团的发行利率为3.46%,显然这是低于银行贷款利率的。

彼时,滨江集团发债的目的,也是为了用于偿还借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以较低的利率置换利率较高的银行贷款降低利息支出,这样的选择显然是理性正确的。如今,公司债利率提高了2.34个百分点,利率水平超过银行贷款,这样的置换并不划算。

负债率下降,账面上手握大量现金,滨江集团拿地却愈发谨慎。2014年-2016年,滨江集团的存货金额为330.13亿元、305.35亿元和262.78亿元,2014年的存货金额也是公司的历史峰值,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存货金额又进一步降至253.93亿元。

即使是新拿地的项目,滨江集团也是以参股为主,鲜有持股超过50%以上的拿地项目。2015年,滨江集团在杭州、上海等地获得7个地块项目,没有一个项目的权益占比超过50%,基本都是在30%出头。

2016年,滨江集团获得12个项目,权益占比超过50%的也不过3个项目。其中,计容建筑面积较大的两个项目,一个为10.9万平方米,另一个为13.38万平方米,都不是超大楼盘。

按照滨江集团在2016年年报中的介绍,2016年公司合作项目达到了14个,为历史之最。2016年合作开发中的管理输出和品牌输出,为公司获得累计超过12亿元的项目管理服务费。公司尝到了合作的甜头,或许是滨江集团加大合作拿地力度的原因之一。

那么,在放缓拿地,手中又握有大量现金的情况下,滨江集团将钱花到哪里了呢?日渐增加的其他应收款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或许可见一斑。

滨江集团的其他应收款主要是各公司的拆借款。2014年-2016年公司其他应收款为1.14亿元、33.61亿元和72.23亿元。从2015年开始,拆借款成为滨江集团其他应收款的主要内容。

按照滨江集团年报中的介绍,其他应收款增加是“对联营、合营企业按公司持股比例提供除注册资本外的项目投入款,以及项目公司支付股东的财务资助款增加所致”。合营公司按照股份比例出资无可厚非,如主要拆借款公司,上海滨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杭州滨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杭州京滨置业有限公司都有滨江集团的参股。

但在其他应收款公司中,绿城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绿城”)并不是滨江集团参股公司,而是公司在杭州的主要竞争对手。2015年年末,绿城从滨江集团获得的拆借款余额为18.54亿元,且都在1年以内。

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年末,绿城从滨江集团获得的拆借款余额为18.76亿元。其中1年以内为13.26亿元;1-2年为5.5亿元。一般情况下,拆借款以短期为主,甚至以天为单位计算周期。可是绿城从滨江集团获得的拆借款超过了1年,这样的拆借款究竟是暂时的资金周转,还是一种变相的贷款行为呢?

除了将资金出借给同行和合资公司使用外,滨江集团还大笔投资其他企业。2014年-2016年,公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分别为0.1亿元、5.9亿元和16.36亿元,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进一步增长至29.71亿元。

在滨江集团投资入股的企业中,很难看出公司的投资目的究竟是什么。公司入股的行业众多,沃安实业且多数与房地产行业并无关联,被投资公司之间也没有行业联系。其中,既有供应链公司杭州沃安实业有限公司,也有互联网电商的北京醋溜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有医药相关的北京中联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等,不一而足。

不断加码投资能给滨江集团带来多少收益呢?从目前来看,公司得到的回报并不高。2016年年报显示,除了同公司正常经营业务相关的有效套期保值业务外,公司持有交易性金融资产、交易性金融负债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以及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交易性金融负债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为5195.22万元,三季度末为5571.56万元。

除此以外,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滨江集团还购买19.46亿元的理财产品、8.6亿元的信托和3亿元的委托贷款,仅此3项就超过30亿元。一面融资一面将钱用于理财,这难道才是滨江集团不断融资的真正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